图书馆不但能保护冷门知识与非主流意见,还能拯救人心!

图书馆不但能保护冷门知识与非主流意见,还能拯救人心!

「我认为你们(图书馆员)的专业是世上最棒的一种。我真的要强调,你们的角色有多重要,以免你们觉得自己不受重视。我可没有要你们谦逊。你们让知识平民化,世上没有别的事比这更重要了。」上面这段话,是近日美国女权先锋葛罗莉亚‧史坦能(Gloria Steinem)于美国图书馆协会(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2015 年度研讨会上,在一场演讲中对着满场的图书馆员所说的。

在这场演讲中,史坦能谈到了她漂泊的童年,并且朗读了一段她即将出版的新书《我飘零的人生》(My Life on the Road,暂译),这本书纪录她从居无定所的童年,到她站上第一线成为社会运动组织人的人生。

现年已经 81 岁的史坦能,出生于俄亥俄州的托雷多(Toledo)。童年时随着父母到处迁移,居无定所,曾经待过密西根、佛罗里达与加州等地。期间父母离异,史坦能与患上心理疾病的母亲同住六年。一直到 11 岁,史坦能才有机会进入正规的学校教育。

也就是这样的日子,让史坦能和图书馆与书结为挚友,从而「彻底地沉浸在书堆中。」

「我被图书馆员拯救了,」她在演讲中这幺说。「图书馆员跟我说『可能妳会喜欢《哈迪男孩》(Hardy Boys)和《魔女南茜》(Nancy Drew)吧。』没有错,还有其他无数的图书,我因此让图书馆员拯救了我的人生,我的内在人生。」

史坦能借用她自己的故事,企图告诉台下的图书馆员,他们能够改变人的一生。因为图书馆员有能力保护非主流的意见以及冷门的历史知识。

她也谈到了审查制度。她在 1972 年主导创办了女性杂誌《Ms.》,但在当时的社会氛围下,《Ms.》总是成为图书馆审查制度的首要目标。也因此,她讚誉了当年大埔岭(Mount Diablo)的学区运动人士;当年基本教义派企图查禁《Ms.》,而运动人士则努力抗争,想将这本杂誌保留在学校图书馆架上。

谈到图书馆逐渐转向数位化的年代,她认为实体图书馆仍然具有无可取代的重要性,因为图书馆能成为社区、资讯与对话的集散中心,能够将社群中的人们连结起来。

「按下『传送』,并不是一种社会组织行为。」她说。

除了朗读自己的作品,史坦能也为现场听众推荐了两本书:薇乐莉‧哈德森(Valerie Hudson)的《性与世界和平》(Sex and World Peace,暂译)以及桃乐丝‧迪纳斯坦(Dorothy Dinnerstein)的《美人鱼与牛面人》(The Mermaid and the Minotaur,暂译)。

谈到阶级与权力的关係,她说:「投票亭是世上唯一一个最有钱的人拥有的权力并不会比最穷的人多的地方。」藉此鼓励人们多注意国家关于立法与行政方面的行为。

1992 年,史坦能出版《内在革命:自尊之书》(Revolution from Within: A Book of Self-Esteem,暂译)时,曾在一篇《时人》(People)杂誌的访谈中说:「想要成就真正的社会革命,我们就必须是长途跑者。而你必须拥有内在力量,才有可能成为长途跑者。」

现在看来,史坦能似乎从未抛弃这样的信念。这场演讲,正好印证了她从那时起到现在对知识与内在力量不变的尊重。

演讲的最后,史坦能提起她曾在一篇美国民间故事读到,「笑」是唯一一种自由的感情,因为你可以逼迫他人恐惧或爱,却不能逼迫他人笑。

「别去你不能笑的地方。你们应该在图书馆立一张告示:『不要喧哗,但请尽情地笑』。」她如此作结。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Ms. Foundation for Women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