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文德书院校长教好「无得救」学生

圣文德书院校长教好「无得救」学生

位于慈云山的圣文德书院(下称圣文德),学生多来自基层家庭, 无论升学或出外见识,也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成长环境不佳的圣文德校长杨佩珊,中学时也帮过妈妈去商业大厦倒垃圾做清洁,十分明白基层学生苦况,因此她特别照顾学生这方面的缺失,在升学、就业及游历等环节照顾周到。

自小已立志做老师的杨校长, 访问过程中提起一段感人往事,一个本来「无得救」的学生,发奋向上, 这件事一直藏于她心中,成为她灰心失意时的动力。

慈云山是公共屋邨集中地,居民多属基层及综援户,杨校长坦言圣文德学生也多来自经济能力欠佳的基层家庭,故此学校特别细心照顾学生这方面的缺失,例如在升学选择上,提供更多内地、台湾及澳门的升学参考。「澳门成为近年学生主要考虑留学的地方,因为地理位置与香港接近,而且生活水平及学费也比香港便宜,不少学生都选择到澳门读大学。」

在香港读大学,一年学费动辄4、5万元,但在澳门,这个价钱已包含一年的食宿与学费,杨校长补充:「澳门大学一年学费大概两万多,宿费连一周15餐的膳食费,加起来又是两万多,一年学费连生活使费,5万元足够有余。」对于基层家庭来说,供孩子到澳门读书,较为容易应付。

照顾基层学生需要

去年有两名学生在澳门大学读书,学校也曾经邀请他们分享彼岸生活的点滴, 他们都认为在澳门读书感觉不错,如果读旅游的话,更可直接留下工作,即使主修其他科目,也可视澳门为跳板,之后再到其他地方进修。圣文德去年的升学率达到八成,但杨校长指有些具备升读大专资格的学生,因为家境所限,无法供他们继续读书,十分可惜。

去年的DSE,有4位学生荣获全科5*或以上,表现出众,核心4科都获得正增值,其中商科的整体成绩尤其突出,杨校长笑说:「因为成绩优异的学生大多选修商科嘛。」时代在变,过往甚为吃香的工程学,早已被商业及财务科赶过头,在金钱成为「成功温度计」的今日,学生倾向选修商科实是大势所趋。

为了扩阔学生的视野,升学及就业辅导组会邀请各行各业的组织及旧生,讲解行业特性及发展,学生可从中发掘兴趣,「我们曾经邀请工程师协会来主讲,因为仍有不少学生觉得工程即是修理水电,或认为只是男性职业,其实工程覆盖面非常广,涉及许多不同範畴,学生知道多一点,或会触发起兴趣,以此为目标。」

除了工程,较为时尚的行业如咖啡拉花、髮型设计等,学校都会组织讲座,或带学生实地观察,尽量让他们接触不同行业。「不过,我们也会邀请商业及财务机构来分享行业资讯,不会厚此薄彼。」杨校长说。

基层学生另一个缺失,是难有出国见识的机会,为此,学校积极争取资源,资助学生冲出香港:「很多学生从未搭过飞机,对于起飞时的耳朵不适会感到困惑,而他们也未曾住过酒店,未用过花洒式水龙头,所以,即使只是到上海,已经让他们增广见闻,而且扣除资助后所费不多,他们也负担得起。」

除了亚洲地区如台湾、泰国、韩国及新加坡等,去年也举办过远程的美国圣文德大学寻根之旅,让学生有更多选择。

提起外游,杨校长特意提及有学生成功跻身慧妍雅集举办之「瑞士创游乐 2015」最后10强,暑假期间可免费游览瑞士,非常难得。争取到这个机会,过程殊不简单,大会要求学生自行决定学习主题,策划行程及预算,还加入面试环节,让学生阐释其学习主题背后的理念:「学生起初也没有信心突围而出,毕竟要与多间英文中学的学生竞逐,他们都做了落败的心理準备,只管尽力一试,结果却喜出望外。」杨校长开心地跟记者分享。

学生免费游览瑞士

学生以「迷上朱古力」为是次研习主题,是一个双向的文化交流课,学生会参观当地不同规模的朱古力厂,研究其生产及经营模式,然后分析当地人吃朱古力的习惯、历史及背景,以了解朱古力对瑞士人的意义。同时,学生会带备香港传统小食夹心麦芽饼给当地人品尝,作为文化交流的桥樑。

杨校长对于学生的创意及不断求进的积极态度,感到非常欣慰。「我见到他们由最初定立主题,再经过不断修改,然后于全体老师面前演说,表现有板有眼,令我极为讚叹。」为期13天的旅程7月8日已开始,3位学生现正身在瑞士,读者可在社交网站分享他们的游踪

1970年创校的圣文德中学,历史不算长,眼光却放得远,早于九十年代尾,已大力发展IT系统,曾与内地大城市如上海及东南亚地区的学校,举办跨地域视像辩论比赛,在当时的学界,算是突破性的安排。其后,学校将IT技术引入学习,开办远程教室,杨校长举例说:「我们与上海的中学结盟,本地学生可透过视像直播,学习由内地老师教授的普通话课程,而且不止我们的学生受惠,多间中学也能够透过直播学习,我们亦会开办电脑课程,教授他们的学生,造成双向学习。发展至今,全港已有超过200间中小学拥有充足设备开办远程教室,我们可说是先驱者。」

随着IT技术愈趋成熟,远程教室已推广至文化及音乐交流,早前亦开始与两间台湾大学作视像简报会,由他们介绍学校特色,校内的香港学生分享学习情况,学生毋须亲身飞赴当地。

翻查圣文德书院的维基简介,就会见到其管乐团的威水史,曾经在校际音乐节连夺6届冠军,前无古人。上任仅两年的杨校长,初来步到时,学生已多次向她提及乐团的辉煌历史,而校长最感到难能可贵的并非乐团屡获殊荣,而是学生多属半途出家,经过努力奋斗而有所成就。

「其他学校的管乐团,学生多为自幼习武,小学阶段已开始学习乐器,但我们的学生基于家庭环境因素所限,多数由中一才开始学习,所以有此成就,更觉珍贵。」杨校长举了一例,有一位学生由中一开始才接触法国号,经过3年努力,中三时在音乐节拿到第3名,中四再晋一级,成为冠军,短时间内发挥到自身的潜能。

管乐团成绩优异,也多得队内各人互相关顾,犹如一个大家庭,导师都是由旧生出任,保留着圣文德的精神及传统,而且管乐团常有演出机会,包括逢周五在早会高奏校歌,校内各项活动也少不了他们演奏的分儿。学生从刻苦的训练中,磨练到坚毅不屈的精神,也有助于学习时努力奋进。

幼稚园开始教师梦

在香港大学数学系毕业的杨校长,原来老师梦早于幼稚园阶段萌芽,因为她自小已喜爱读书,享受校园生活,在整个大中小学的学习历程,没有一刻想过将来不做老师:「虽然大学时曾经在银行做过兼职,但教书目标从没动摇过。」

曾于东华三院张明添中学及仁济医院罗陈楚思中学任教,两年前空降圣文德书院,但她下个学年将重返罗陈楚思中学做校长,结束短短的圣文德校长生涯。杨校长有这个决定,全因一个动人故事。

「上一间学校有个学生不幸离世,他临走前告诉我,说自己没有听过福音,所以没有信教,这句说话令我不断反思,究竟有几多人想听福音却没有机会呢?」圣文德是天主教学校,传福音是平常活动,但旧校没有宗教背景,于是杨校长希望可以重返那裏传福音,因而选择离开。

投身教育工作多年,杨校长最深刻的,仍是任教初期遇上的一个「无得救」学生:「话说有一个中三学生,成长于破碎家庭,毫无学习动力,不上堂不交功课,测验时连名字也懒得写,已经放弃了自己,等待中三之后被淘汰。」

但杨校长认为世界上没有「无得救」的学生,于是每日午饭时候,也教他画二次方程的抛物线,为时足有3个月。有一天,该学生忍不住问杨校长,为什幺每天也要他这样做,明知「无得救」的学生也不放弃?

「我跟他说:『我觉得你有得救,所以才缠着你不放』。翌日,他开始拿起笔跟我画,最后竟然数学科考试及格,是他3年来首次及格,他十分高兴,随后开始努力读书,终于追回前3年的落后,顺利升读中四,并于会考考获21分!」杨校长回忆说,之后他离开学校升读中六,临走时送给她一只杯:「这只杯我保留到今天,警惕自己不要放弃任何一个学生,每当遇到困难,感到灰心时,就会望一望杯子,回忆这段往事,支持我努力下去。」

可惜杨校长与该学生已失去联络,不清楚他今日处境如何,如果看到这篇访问, 希望他主动与杨校长联络。

撰文:郑志珩

摄影:陈纵宇

[email protected]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圣文德书院校长教好「无得救」学生

圣文德书院校长教好「无得救」学生

圣文德书院校长教好「无得救」学生

圣文德书院校长教好「无得救」学生

圣文德书院校长教好「无得救」学生

圣文德书院校长教好「无得救」学生

圣文德书院校长教好「无得救」学生

圣文德书院校长教好「无得救」学生

上一篇: 下一篇: